导航菜单

去年跨境电商零售进出口202.8亿美元

?

特别标签主题:跨境趋势业进出口业务一带一路供应链集装箱集散地中国号码

23商务部长钟山在第十三届NPC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上发表加快外贸转型升级、促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报告时,谈到2018年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出口202.8亿美元,同比增长52.3%。下一步将是“推动新贸易模式的发展,推动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的建设,复制和推广成熟的经验和做法”。

如何促进新贸易模式的发展,培育新的外贸增长点?23日,本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报告时,部分委员建议支持在科技创新委员会上列出新的对外贸易形式和模式。一些成员建议“不知不觉地输出我们的规则和标准”。

1积极参与国际规则体系的建设

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委员李芳利表示,根据中央网络信息办公室的统计,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达到31.3万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4.8%,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在数字技术应用创新方面,中国已经实现了从跟随、运行、领先的转变(我们现在是技术应用的世界领先者,但技术创新不如美国等国家)。“中国应根据其产业优势,主动参与数字经济国际规则体系的建设。支持企业参与全球跨境贸易服务基础设施建设,探索贸易领域新业务规则的形成,支持中国数字经济企业海外并购。我们的规则和标准不知不觉地被输出了。例如,阿里巴巴在土耳其收购了一家名为Trendyol的电子商务公司,现在都采用了阿里的技术标准和规则”。

2支持新格式科技创新板上市

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席刘新华表示,该报告提议“拓宽人民币跨境投融资渠道”。在这份声明之后,还应声明“进一步加大对服务贸易的金融支持,完善出口信贷机制,支持符合条件的外贸企业在资本市场上市融资、并购,支持新的外贸形式和模式在科学创新委员会上市,拓展我国海外企业的海外融资渠道。”声明应“充分利用资本市场,鼓励外贸企业做大做强”。特别是,我们将支持合格的外贸企业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创新委员会上公布新的格式和模式。一些新的贸易模式,特别是数字贸易模式等企业,应在科学创新板上市后得到充分发展。”

3建设跨境电子商务集聚区

委员会成员王奎贤建议完善跨境电子商务政策法规体系,促进外贸企业与跨境电子商务平台对接,建设一批跨境电子商务集聚区。“我们应该在物流配送和物流吸引方面发挥电子商务平台的作用。如果集装箱不能卸载并用作仓库,我们应该提高集装箱的周转率。但是,集装箱卸下后,空箱率将达不到高水平,需要国家有关部门带头,各大公司和地方当局相互配合,上下衔接,部门之间衔接”。

4突破发展瓶颈的新外贸模式

李380锋委员指出,深圳、重庆等地的调查显示,外贸转型升级仍面临一些典型的困难和问题。新形式的外贸发展面临瓶颈,这在外贸综合服务企业中更为明显。「在深圳的调查中,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反映进出口规模是银行融资和信贷发放的最重要参考,但这些行业的特点是资产较轻。进出口业务的下降直接导致银行收紧信贷额度,使企业更难发展业务。据了解,1月至8月,深圳外贸综合服务企业进出口总额达到2558.5亿元,同比下降18.6%。10大外贸综合服务企业中,只有3家实现进出口增长,2家下降30%以上。根据重庆的调查,还存在供应链业务与供应链金融脱钩的问题,特别是在国际贸易渠道建设、现货期货匹配和供应链金融产品设计方面缺乏金融支持,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新形式外贸的发展”。

5将中国标准推向“一带一路”成员赵宪庚说,外贸的下一步是将我们的产品、技术和服务推向国际市场。“你怎么能发射?重视标准化工作非常重要。因为标准是引进这些产品、技术和服务的通行证,如果对这项工作重视不够,将对外贸有害。”

据赵宪庚称,中国仍有大量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和地方标准,集团标准的比重相对较低。“因为新的标准化法仅实施了几年,所以新的标准化法中增加了集团标准化,这在以前是不存在的。事实上,与国际市场打交道主要取决于集团标准。因此,我希望政府部门、国有企业和中央企业能更多地关注这方面。在调查过程中,我们了解到民营企业对此非常重视,但国有企业、中央企业,包括政府部门,对此重视不够。例如,下一步的重点工作将是进一步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并通过对外承包项目促进设备、技术和服务的出口。事实上,通过对外承包项目出口设备、技术和服务必须得到标准的支持。尤其是在“一带一路”路线沿线的国家,中国的标准必须被推出,这样你的设备、技术和服务才能被别人接受。

6适应当前的全球化需求

冷蓉:在百年不变的情况下,在国际环境和国内发展条件发生重大变化的历史背景下,如何保持中国在对外贸易中的传统优势,加快培育新的竞争优势,是我们当前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像这样的重大问题需要特别研究。目前的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过去,全球化水平相对较低。当我们加入世贸组织时,我们做出了很大让步。当时,我们也很担心问题。因此,加入世贸组织后,它实际上对我们的发展非常有利,这反过来又促进了我们的国内改革。全球化的趋势是不可逆转的。现在所谓的反全球化无非是全球化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我们之所以提出发展高质量的对外贸易,是因为我们要适应全球化的要求,也要朝着高质量的方向发展。仅仅说我们需要促进更大的开放性、包容性和包容性可能是不够的。我们需要采取具体措施。现在全球化已经提高了门槛,我们如何才能适应提高的门槛?我们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一方面,我们的一些东西已经进入这个门槛,但在许多方面我们还没有。一方面,我们面对发达国家,不能放弃这一传统优势,但另一方面,我们已经发展了这些“一带一路”国家。我们确实向各个方向开放,世界确实被分成不同的层次。这些问题需要深入分析。

王舒,《新京报》首席记者

转载请保留以下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