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社融超预期:企业债券统计口径调整 信贷融资需求上升

?

原标题:社会福利数据超出预期:公司债券统计口径调整信贷融资需求上升

中央银行最近对全国300多个城市进行了信贷需求调查。结果表明,实体经济中的微观主体仍具有强劲的信贷需求,并且有60%的银行认为第四季度的信贷需求将高于去年同期。增强的。

10月15日,央行发布的社会福利数据和货币数据显示,前三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加18.74万亿元,同比增长3.28万亿元。

其中,9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加2.27万亿元,分别比上月和上年同期增加2550亿元和1383亿元。值得注意的是,9月份人民币各项贷款增加1.69万亿元,同比多增3069亿元。

从存量看,9月末发放给实体经济的人民币贷款余额占同期社会融资存量的67.8%,同比增长1.1个百分点;公司债券余额占比10.3%,同比提高0.2个百分点。债券余额占比4.3%,同比提高0.7个百分点。

中国人民银行统计调查司司长简建宏在第三季度金融统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从结构上看,社会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有四个。前三个季度的增长。一是实体经济。对信贷的支持继续增长;二是公司债券增加和比例增加。第三是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发行。第四是表外融资减少,以及前三季度表外融资减少。减少更为明显。

首先包含了

1.5万亿个“企业ABS”

根据中央银行的公告,从2019年9月开始,中国人民银行进一步完善了“社会融资规模”中的“企业债券”统计数据,并将“交易所企业资产支持证券”(简称“作为“企业ABS”)。公司债券”指标。

近年来,资产证券化已经成为政府,企业和金融机构的重要融资工具,因为它可以使现有资产恢复活力。

根据定义,所谓资产证券化是指基础资产产生的现金流作为偿还支持,以及通过结构化手段进行的信用增强,以发行资产支持证券的业务活动。

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的数据,截至2019年8月,共有134家机构注册并确认了2392种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总规模达到创纪录的11亿元。其中,终止清算产品970种,清算产品总额74亿元。幸存的产品共有1422个,规模为0.9亿。

调整后,9月份新增公司债1610亿元,前三季度公司债净融资2.39万亿元,同比多增6955亿元。

阮健弘解释说,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的子公司在交易所发行资产支持证券,其中大部分是基于公司应收账款和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这种资产支持证券是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金融支持。它的性质类似于公司债券的性质。企业应收账款是企业和企业的声誉,并通过资产证券化成为金融工具的基础资产。这也是对实体经济的金融支持,符合社会融资规模的定义。

“我们的统计数据已将小型贷款公司的每笔贷款确认为基本资产,因此不会重复统计。”简建宏说,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已纳入社会规模统计。如果将证券作为基本资产发行,则该表将分类为ABS,并且不会重复计算。

兴业银行政治委员卢正威在接受《 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从社会融资的概念开始,它就包含了动态调整的含义。它主要是实体经济在一定时期末(月末,季节末或年末)从金融系统获得的资金余额。随着ABS规模的变大,它自然会包含在统计信息中。

信贷融资需求正在上升

人民币贷款的意外增长是推动社区发展的最重要因素。

前三季度,人民币各项贷款增加13.63万亿元,同比多增4867亿元。主要增长点是家庭部门的中长期贷款增加4.14万亿元。非金融企业和政府组织的中长期贷款增加4.84万亿元,票据融资增加1.73万亿元。 9月当月人民币各项贷款增加1.69万亿元,同比多增3069亿元。

甄建宏说,人民币中长期贷款的增速在8月和9月开始上升。 9月末,企事业单位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0.9%,比上季度提高0.2个百分点。从实际投资情况看,以9月底为基础。设施行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增长8.9%,增速是今年以来的最高点。截至9月底,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1.3%。高新技术产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41.2%。

长城证券金融研究所总经理吴进喜告诉《 21世纪经济报道》,人民币贷款需求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和集团贷款的增加以及中长期的增长。居民贷款。总体存款准备金率的下降和目标存款准备金率的下降导致了利率中心。这种转变导致融资需求增加。

她说,由于本月全面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有针对性的存款准备金率降低的影响,市场利率小幅下跌。 9月同业拆借加权平均利率为2.55%,同比下降0.1和0.04个百分点。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为2.56%,同比下降0.09和0.04个百分点。利率中心的下移导致居民的中长期贷款和公司融资需求增加。

甄建红说,中央银行最近对全国300多个城市进行了信贷需求调查。结果表明,实体经济中的微观主体仍具有强劲的信贷需求,并且有60%的银行认为第四季度的信贷需求将高于去年。在同一时期,它得到了增强。

对于第四季度贷款的货币政策趋势,吴进喜进一步分析说,在经济下行压力下,第四季度仍需进行反周期调整。当前,实际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是货币政策的主要需求。如果第四季度通货膨胀率继续上升,则美联储将在年内再次降息,而央行将不排除OMO利率下调的可能性。

“目前,中国没有持续的通货膨胀或通缩的基础,但也有必要防止通货膨胀预期的恶性循环。”中央银行货币政策部门主任孙国峰在会议上说,减少融资成本更多是通过改革。这样,央行于今年8月改革完善了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形成机制,促进了银行积极利用LPR贷款定价。截至9月底,该行新发行的贷款LPR利用率占56%。其中,大银行所占比例较高。

孙国锋说,市场利率已经大大下降。关键问题是如何降低风险溢价。

9月份全面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定向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将有助于降低商业银行本身的资本成本,也将有助于降低风险溢价。

(编辑:文静)

关键字:

社融

企业债券

信贷融资

财务

高清KTV点歌机品牌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