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孙正义基金多项投资“撞墙” 投资者不安或迫使其改变策略

据国外媒体报道,软银认识到其1000亿美元远景基金成功的最大障碍是开放市场。正是在这里,Soft Drink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长期以来一直与华尔街的短期预期发生冲突。

Sun公司的愿景基金已经向数十家公司(主要是私营科技公司)投入了700多亿美元,并且投注很快,行动迅速。软银在其第一份新闻稿中解释说,其目标是加快企业建设,使工业革命的下一阶段成为可能,需要“前所未有的大规模长期投资”。

创始人一直吹嘘Sun强调通过扩张努力实现更快的增长,并成为核心业务领域的领先公司,无论花费多少相关成本。孙正义鼓励他的投资者尽可能争取更多的市场份额,并利用规模优势作为应对竞争威胁的“护城河”。

如果没有季度目标来实现增长技术公司或向公众投资者施加压力以证明持续的盈利能力,那么对增长技术公司的长期投资会更容易。本周有消息称,在软银于1月份对WeWork进行最新投资并将该公司估值为470亿美元之后,公众投资者对WeWork的估值不到250亿美元应该促使Sun重新考虑该上市可能并不总能达到愿景基金的目标。

当然,愿景基金不是个慈善项目。这是个后期风险投资/私募股权基金,投资来自软银、沙特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主权财富基金,以及苹果、高通、富士康和夏普等其他科技公司。基金中的每个人都是为了赚钱,投资需要具有流动性。上市仍然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最好方式。不过,公共货币化似乎是软银长期战略中最大的难题。软银的另一个巨额投资(76亿美元)目标Uber最近公开了令人失望的业绩。

软饮对Slack的投资表现更好:2017年至2018年,该公司对Slack的投资约为3.35亿美元,促使其股价从每股8.70美元升至11.91美元。截至上周五收盘,其所持股份的价值刚刚超过10亿美元。即便如此,自Slack上市以来,这部分股份的价值已经下跌了近30%,上周五股价暴跌8.8%,至每股27.38美元,为该公司6月份上市以来的最低水平,仅略高于26美元的首日“参考价”。

上市与保持私有

软银策略可能仍然被证明是正确的。今天的许多科技巨头,如亚马逊和Netflix,历史上一直受到公众投资者的长期约束,他们在证明自己商业模式的同时,持续亏损了许多年。

也许这只是一个瞬间,Uber、Slack和WeWork在未来几年都将取得非凡的成功。Uber、Slack和WeWork只是软银投资的所有公司中的一小部分,而且它们的公开估值才刚刚起步(WeWork甚至还处于婴儿期),这也是事实。

即便如此,在投资将改变世界的技术基础设施与为股东提供更多即时满足之间也存在着内在的目标冲突。这是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考虑私有化公司的部分原因,尽管在去年的Twitter事件中,公开市场实际上相当好地支持了特斯拉的股票。Twitter一直是一项改变人生的发明,但直到最近,它的股票依然处于萎靡不振的状态。

当相关公司需要数十亿资金来实现孙正义想要的具有竞争力的“护城河”时,这种紧张关系就会被放大。简单地说,公司在非上市的时候得到了更多的安全保障。

看看孙正义是否会把未来大量的愿景基金资金(包括第二只愿景基金)投给那些还没有像Uber、Slack和WeWork那些曾经接近上市的公司,这将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如果该基金决定略微提早行动,它在挑选正在寻找占主导地位的赢家时可能不太成功,但它可能有更多的估值缓冲空间。软银也可以通过在二级私人市场出售股票来满足某些投资者的要求,就像它在积累Uber股份时所做的那样,而不是冒着公众估值降低的风险。

软银也有可能开始加大投资力度,以保持投资对象私有,直到它们几乎肯定能达到某些估值目标。如果增长需要只有软银愿意提供的资本,孙正义或许不会对不惜一切代价的增长施加那么大的压力。

投资占主导地位的科技公司显然是过去20年最好的投资策略之一。但大多数占主导地位的科技公司都不是资金密集型公司,不需承担复杂的财务义务,比如WeWork和Uber。也许孙正义的改变将是一场远离基础设施支柱企业的运动,及那些可能为改变世界做出最大贡献的类型的公司,而是更多地转向那些搭载在基础设施上的产品。

这将是愿景方面发生的改变,可能会对社会进步造成更糟糕的影响。但这对投资者来说可能更好,包括最重要的投资者 孙正义本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