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冤家路狭,我和这个老对手打了11年,最终三比一,解放军获胜

   17:00:00 这才是战争

  张逸民,解放军海军第一代鱼雷快艇艇长,先后六次参加海战,共击沉敌舰3艘重创1艘,他是解放军海军中参加海战次数最多、击沉敌舰最多的海军英雄。是人民海军中受到过毛主席单独接见的三位战斗英雄之一。在他参加的六次海战中曾发生过二件奇事,堪称世界海战史上绝无仅有。现摘编其《张逸民回忆录》中相关章节,以飨读者,敬请阅读。张逸民在回忆录中写道:

  人世间,许多事情由于来得太突然,往往能令人或大惊失色或叫苦不迭。还有许多事情,来得时间太妙、太巧,则会令人惊叹或百思而不得其解。崇武以东海战的发生,不论对我个人还是对鱼雷快艇31大队都有这种奇缘的奥妙,该如何解释,这就只能让大家自己去想了。

  鱼雷快艇31大队第一仗,是1954年11月14凌晨在浙江大陈东北海域一举击沉国民党海军护卫舰“太平”号。相隔整整11年之后,在我率领下即1965年11月14日凌晨又在福建乌丘屿以南海域又一次击沉国民党海军炮舰“永昌”号。这就是说,在快艇31大队打完这一仗,相距11年之后,又在同月同日,几乎同时,同是星期天,又发生了一次新的战斗。这当然是个非常巧的巧事,巧到令人难以置信,巧到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为此,不用说这是中国海战史上的奇事,恐怕就是世界海战史上的奇事,至今尚无第二例。说实话,就因为世间有这般巧事,更显得人世间的许多现象,太令人不可思议,像万花筒,让人眼花缭乱,真可谓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更为称奇的是,快艇31大队打的第一仗开创了解放军海军鱼雷艇部队第一次击沉敌舰的记录。1954年11月14日凌晨31大队的6艘鱼雷快艇在岸指雷达的指引下,采用偷袭夜袭的方式一举击沉了“太平号”护卫舰。快艇31大队打的最后一仗是在时隔11年后的同月同日几乎同时,也就是1965月11月14日凌晨的“崇武以东海战 ”中,又是出动相同数量的鱼雷快艇采用夜战强攻猛攻反复冲杀一举击沉了敌舰“永昌号”。快艇31大队的这一战之后国共海军再无海战。也就是说快艇31大队的快艇既开创了鱼雷快艇部队对国民党海军的第一击的纪录,11年后又完成了对国民党海军的最后一击,从此国共海军再无战事。这不能不说又是奇缘巧合了。当然“太平号”和“永昌号”都一样是吉祥如意的名字,结果都同样葬身鱼腹。

  崇武以东海战烟尘未消,福州军区联络部的同志告诉了一个令我惊讶不已的奇事:这次海战我交手的对手竟然又是陈德奎!他是被我击沉的“永昌”号的舰长。如此说来,我10年间与陈德奎经历四次海战,交战对手竟然是同一人。这在世界海战史上恐怕也是绝无仅有的奇事一桩!

  

  在那个年代对敌方信息的了解完全是闭塞的,我对陈德奎其人了解的并不多!全凭每次海战后上级军事联络部门反馈给我的一点讯息。而每次的战后信息反馈中我的对手里都出现了“陈德奎”这个名字。其实我并无必要对他了解过多的东西,我与他之间的四次海战已让我看到了他的能量水准了。四次交手,我胜三次,击沉对手3艘军舰,重创1艘。负1次,即在“9.1”海战中我鱼雷艇攻击未果,还自损了两艇,陈德奎占了一次便宜。四战三比一的战果,为我俩10年交手的传奇,画上了一个句号。

  陈德奎进入公共视线,应该感谢我。他是在我击沉“洞庭号”时的雷爆将其震了出来。“洞庭号”中雷爆炸后,舰上官兵死伤惨重,时任该舰枪炮官的陈德奎等少数人命大,其因蹲在后甲板一角吸烟而未死,被随后赶来的蒋舰救了回去。对岸方面大概为了提高士气,竟然给陈德奎授了个“克难英雄”的称号,还送他到海军官校学习深造,加上媒体也为了陈德奎等大造了一番声势。令我想不到的是,我也因此役在对岸出了名。舟山基地李志民政委那次与我谈话中告诉我,对岸当局组织陈德奎和多位“洞庭”舰上遇难官兵的家属,在电台上哭哭啼啼控诉我残忍,骂我是大坏蛋。我听了高兴之余,对遇难者家属不能不产生出一丝怜悯之心。但战争,本身就是残忍的。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陈德奎”这个名字。

  

  (台生号)

血路,从敌护航舰队中冲了进去,抓住了两大目标,一举击沉一艘,重创一艘。撤出战斗中,我方损失了一艘鱼雷艇,部分艇员游回了大陆。这一仗我方以小损失换取了大胜利。据战后情报,此战我把陈德奎差点又送进了鬼门关。蒋介石将此役失利怪罪于护航编队人员,要动军法施与重罚。后来陈德奎得益于时任彭湖司令等高官向老蒋求情,才准以戴罪立功而让他逃过一劫。

  

  (沱江号)

件。二是战术不对。攻击的三艘敌舰均是小型舰,稍大的运输舰“美坚”号吃水也不深。总参下令用鱼雷艇去打头阵是不当之举。若以炮艇打头阵,鱼雷艇为后续发展兵力则是会有战果的好战术,肯定会是绝然不同的结果。三是“人和”缺失。在鱼雷艇上雷达被风浪震坏的情况下,岸指雷达又误将炮艇“维源号”判断为运输舰“美坚号”,导致鱼雷艇处于火力密集的被打地位。我指挥艇舵机舱中一弹,后被友艇撞击而沉,幸而落水人员被我军炮艇悉数救了回来,敌人编队之一的“沱江”号也被我炮艇击残。可见,此战中陈德奎的胜绩,即带有侥幸成分,也有点勉强。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冤家其实是人之间另一类的缘分。这缘绝非上天所赐,而是作战双方主将的意志使然。主将岂有不争胜的,都是不惜血本,以拔尖的主力去对主力,因而有了冤家路窄的缘分。崇武以东海战竟又让我与陈德奎对阵,我不仅击沉了他的“永昌”号,陈德奎这位老冤家据说也受了重伤。一个纠缠了11年的对手,最终被我打趴下了,以三比一的战绩画上了一个终止的句号。

  

  (永昌号生还人员,前排左三为陈德奎)

  我与陈德奎交手10年,其实不仅仅是两个人之间的搏斗,而是海峡两岸之争的缩影,我俩只是各为其主罢了。三比一的结果应该说是公正的。

  几十年间海峡两岸已由兵戎相见到今天人民自由往来,我们这些当年的你死我活的对手也像似完成了历史使命般走出了浴血的战场。其实,作为个体的个人我一直还是很牵挂着这位曾经的战场上对手的。我曾跟孩子说希望多了解一些陈德奎其人其事,以印证我们交手的往事。如果有机会我更希望的是下一代的握手言和而非兵戎相见,毕竟从历史的长河看,我们都是炎黄的儿孙。只要对岸勇于认祖归宗,我们总是会有走到一起的那一天的。

  张逸民,解放军海军第一代鱼雷快艇艇长,先后六次参加海战,共击沉敌舰3艘重创1艘,他是解放军海军中参加海战次数最多、击沉敌舰最多的海军英雄。是人民海军中受到过毛主席单独接见的三位战斗英雄之一。在他参加的六次海战中曾发生过二件奇事,堪称世界海战史上绝无仅有。现摘编其《张逸民回忆录》中相关章节,以飨读者,敬请阅读。张逸民在回忆录中写道:

  人世间,许多事情由于来得太突然,往往能令人或大惊失色或叫苦不迭。还有许多事情,来得时间太妙、太巧,则会令人惊叹或百思而不得其解。崇武以东海战的发生,不论对我个人还是对鱼雷快艇31大队都有这种奇缘的奥妙,该如何解释,这就只能让大家自己去想了。

  鱼雷快艇31大队第一仗,是1954年11月14凌晨在浙江大陈东北海域一举击沉国民党海军护卫舰“太平”号。相隔整整11年之后,在我率领下即1965年11月14日凌晨又在福建乌丘屿以南海域又一次击沉国民党海军炮舰“永昌”号。这就是说,在快艇31大队打完这一仗,相距11年之后,又在同月同日,几乎同时,同是星期天,又发生了一次新的战斗。这当然是个非常巧的巧事,巧到令人难以置信,巧到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为此,不用说这是中国海战史上的奇事,恐怕就是世界海战史上的奇事,至今尚无第二例。说实话,就因为世间有这般巧事,更显得人世间的许多现象,太令人不可思议,像万花筒,让人眼花缭乱,真可谓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更为称奇的是,快艇31大队打的第一仗开创了解放军海军鱼雷艇部队第一次击沉敌舰的记录。1954年11月14日凌晨31大队的6艘鱼雷快艇在岸指雷达的指引下,采用偷袭夜袭的方式一举击沉了“太平号”护卫舰。快艇31大队打的最后一仗是在时隔11年后的同月同日几乎同时,也就是1965月11月14日凌晨的“崇武以东海战 ”中,又是出动相同数量的鱼雷快艇采用夜战强攻猛攻反复冲杀一举击沉了敌舰“永昌号”。快艇31大队的这一战之后国共海军再无海战。也就是说快艇31大队的快艇既开创了鱼雷快艇部队对国民党海军的第一击的纪录,11年后又完成了对国民党海军的最后一击,从此国共海军再无战事。这不能不说又是奇缘巧合了。当然“太平号”和“永昌号”都一样是吉祥如意的名字,结果都同样葬身鱼腹。

  崇武以东海战烟尘未消,福州军区联络部的同志告诉了一个令我惊讶不已的奇事:这次海战我交手的对手竟然又是陈德奎!他是被我击沉的“永昌”号的舰长。如此说来,我10年间与陈德奎经历四次海战,交战对手竟然是同一人。这在世界海战史上恐怕也是绝无仅有的奇事一桩!

  

  在那个年代对敌方信息的了解完全是闭塞的,我对陈德奎其人了解的并不多!全凭每次海战后上级军事联络部门反馈给我的一点讯息。而每次的战后信息反馈中我的对手里都出现了“陈德奎”这个名字。其实我并无必要对他了解过多的东西,我与他之间的四次海战已让我看到了他的能量水准了。四次交手,我胜三次,击沉对手3艘军舰,重创1艘。负1次,即在“9.1”海战中我鱼雷艇攻击未果,还自损了两艇,陈德奎占了一次便宜。四战三比一的战果,为我俩10年交手的传奇,画上了一个句号。

  陈德奎进入公共视线,应该感谢我。他是在我击沉“洞庭号”时的雷爆将其震了出来。“洞庭号”中雷爆炸后,舰上官兵死伤惨重,时任该舰枪炮官的陈德奎等少数人命大,其因蹲在后甲板一角吸烟而未死,被随后赶来的蒋舰救了回去。对岸方面大概为了提高士气,竟然给陈德奎授了个“克难英雄”的称号,还送他到海军官校学习深造,加上媒体也为了陈德奎等大造了一番声势。令我想不到的是,我也因此役在对岸出了名。舟山基地李志民政委那次与我谈话中告诉我,对岸当局组织陈德奎和多位“洞庭”舰上遇难官兵的家属,在电台上哭哭啼啼控诉我残忍,骂我是大坏蛋。我听了高兴之余,对遇难者家属不能不产生出一丝怜悯之心。但战争,本身就是残忍的。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陈德奎”这个名字。

  

  (台生号)

血路,从敌护航舰队中冲了进去,抓住了两大目标,一举击沉一艘,重创一艘。撤出战斗中,我方损失了一艘鱼雷艇,部分艇员游回了大陆。这一仗我方以小损失换取了大胜利。据战后情报,此战我把陈德奎差点又送进了鬼门关。蒋介石将此役失利怪罪于护航编队人员,要动军法施与重罚。后来陈德奎得益于时任彭湖司令等高官向老蒋求情,才准以戴罪立功而让他逃过一劫。

  

  (沱江号)

件。二是战术不对。攻击的三艘敌舰均是小型舰,稍大的运输舰“美坚”号吃水也不深。总参下令用鱼雷艇去打头阵是不当之举。若以炮艇打头阵,鱼雷艇为后续发展兵力则是会有战果的好战术,肯定会是绝然不同的结果。三是“人和”缺失。在鱼雷艇上雷达被风浪震坏的情况下,岸指雷达又误将炮艇“维源号”判断为运输舰“美坚号”,导致鱼雷艇处于火力密集的被打地位。我指挥艇舵机舱中一弹,后被友艇撞击而沉,幸而落水人员被我军炮艇悉数救了回来,敌人编队之一的“沱江”号也被我炮艇击残。可见,此战中陈德奎的胜绩,即带有侥幸成分,也有点勉强。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冤家其实是人之间另一类的缘分。这缘绝非上天所赐,而是作战双方主将的意志使然。主将岂有不争胜的,都是不惜血本,以拔尖的主力去对主力,因而有了冤家路窄的缘分。崇武以东海战竟又让我与陈德奎对阵,我不仅击沉了他的“永昌”号,陈德奎这位老冤家据说也受了重伤。一个纠缠了11年的对手,最终被我打趴下了,以三比一的战绩画上了一个终止的句号。

  

  (永昌号生还人员,前排左三为陈德奎)

  我与陈德奎交手10年,其实不仅仅是两个人之间的搏斗,而是海峡两岸之争的缩影,我俩只是各为其主罢了。三比一的结果应该说是公正的。

  几十年间海峡两岸已由兵戎相见到今天人民自由往来,我们这些当年的你死我活的对手也像似完成了历史使命般走出了浴血的战场。其实,作为个体的个人我一直还是很牵挂着这位曾经的战场上对手的。我曾跟孩子说希望多了解一些陈德奎其人其事,以印证我们交手的往事。如果有机会我更希望的是下一代的握手言和而非兵戎相见,毕竟从历史的长河看,我们都是炎黄的儿孙。只要对岸勇于认祖归宗,我们总是会有走到一起的那一天的。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www.whgcjx.com/bds8r7/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