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蔚来汽车硅谷办公室缩减规模 造车新势力北美梦碎?



威莱汽车硅谷办事处为缩小规模,新车的力量打造了北美梦想?

新京报记者魏帅

据了解,最近北美汽车产业负责人威莱汽车的总部正在面临废除和缩减规模的问题。

据报道,8月19日,Weilai已关闭其硅谷办事处,并继续大幅裁员,并可能重返董事会。当天下午,李斌迅速回复说,硅谷办事处已经正常运营,目前仍有500多个团队。 “硅谷办事处是威莱全球战略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该公司目前专注于提高系统效率,并将有序地进行员工优化。“与此同时,他还表示Weilai尚未登陆最近的董事会。的计划。

自今年年初以来,威莱汽车遭受了大量考验。自纳斯达克登陆以来,股价一直受挫,再加上硅谷办事处管理不善,也对威莱的全球布局产生了一定影响。作为汽车制造新动力的威莱,小鹏汽车和百腾汽车不仅在美国开展了相关人才和产业布局。然而,威莱北美硅谷办事处废除了这一传言,小鹏汽车和百腾汽车的美国高管也先后离开了,现在新老车企业的发展正在经历着北美的梦想。

硅谷人才梦想新车

李斌在接受采访时多次提到“威莱出生于一家全球性公司。”

2015年,Weilai Auto成立于一年前,在硅谷成立了研发总部,并聘请硅谷重量级人物担任摩托罗拉CTO,思科首席技术官,CSO Padmasree Warrior,并领导北美分公司。战士加入后,威莱汽车立即得到了北美人员和供应商各方面的支持。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北美员工人数也从50人增加到700人。

于2018年9月12日,威莱汽车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估值约为64亿美元。从那时起,威莱汽车成为中国第一辆电动汽车,也是中国第一辆在美国上市的汽车。成立仅三年后,它已经成功运营和上市,并没有一瞥那一刻。

小鹏的美国情节很相似。小鹏汽车成立后不久,创始人何小鹏亲自带领团队到美国巡航并建立了北美团队。何小鹏表示,硅谷团队不仅要关注中国企业在美国的研发,还要带领中国团队,推动中国团队的创新。

一些业内人士向媒体透露,为了能够迅速吸引人才加入,小鹏在北美的薪水颇具吸引力。当然,小鹏汽车也成功吸引了牛的参与。前特斯拉高级工程师兼经理田俊丽加入小鹏汽车,担任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

像小鹏一样,硅谷还有另一位新人才将于2017年底前往硅谷.拜伦。与小鹏汽车相比,公司的管理和工程师的工资一开始就很高。据报道,一些工作岗位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40%。

智能汽车用户体验副总裁丛仁浩自苹果公司参与公司以来,一直支付的费用比平均副总裁高1-2倍。

它看起来很漂亮,但有很多人才问题

然而,美国创造新势力的梦想并不顺利。角落招募的北美人才不仅成为助推器。相反,历届高管都让人怀疑新车公司的发展。

2017年,威莱调整了中美两国的发展战略并打算拆分。大规模的燃烧和团队摩擦引起了魏的相关行动的问题,北美团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几乎没有任何结果和进展。据魏来介绍,威莱正在不断进行“员工优化”,甚至公司的北美领导人吴思礼,软件总裁庄丽等主要参与者都已主动离职。

与Weilai Automobile类似,该公司的北美分公司也存在模糊定位的问题。后续的开发和定位没有明确的后续计划。没有明确的运营和发展规划,人才几乎难以保留。

令人震惊的是创始人毕福康的离去。 Bi Fukang在公司内部的离职有两个论点。一是内部融资困难,资金问题;另一方面是中国董事会未能就北美团队的发展达成协议。据该公司内部员工介绍,毕富康过分关注北美团队,这让中国董事会感到不满和担忧。

对于小鹏来说,人才的使用显然更成问题。顾俊立加入小鹏汽车的第一年不仅没有发挥支柱作用,甚至没有带来具体成果,也不能让硅谷团队真正成型。小鹏汽车的内部人士说,小鹏北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足够的合格工程师。在小鹏汽车与特斯拉之间的纠纷之后,许多工程师不再考虑小鹏汽车。

北美的热情消散,新的力量创造了新的冬天

北美对汽车制造新势力的热情似乎已经消失,因为分离,裁员,内疚和国内运营都存在问题。 “即使在谈判融资数据之后,投资银行仍然会收回资金。”一位在美国工作的新车工程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截至目前,美国有几家汽车公司在分行。两者都面临融资困难的问题。

根据威莱汽车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第一季度的总交付量为3,989辆,2018年的净亏损高达96.39亿元。这时,威莱已进入惨淡局面。由于多次自燃事件,威莱汽车召回了超过4,800辆ES8车型。

汽车市场即将到来,任何公司都不好。就资本市场而言,经过大量的资本投资,特别是北美研发分支机构创造的烧钱程度完全不成比例。

业内人士表示,进入美国在大跃进中设立分公司的公司也面临着美国分公司的研发成果和产品如何交付并传回国内的问题,以及不同文化之间的合作。到目前为止,这种跨界和跨时区合作,几何效率和效率尚未得到解决。

主编:蒋晓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