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社评:透过复杂性厘清香港局势的动向

在过去的周末,香港仍然不平静,并有许多暴力示威活动。另一方面,参与示威活动的人数大幅减少,激进示威者以“闪光”方式摧毁秩序和创造势头的战略已变得更加明显。香港的情况有一些变化的迹象,但仍然非常复杂。

环球时报向香港报道的印象令人印象深刻。

首先,香港警方执法更有决心,士气似乎十分充实。除了最近几天加强煽动,组织和参与非法抗议者的逮捕之外,他们在处理事件方面变得更具决定性。密切观察,他们的势头可以压倒暴徒的嚣张气焰。暴民仍然非常害怕警察。无论在哪里,一旦警方开始清理,暴民基本上就是一只鸟和一只野兽。

第二,参与示威或警察的人员的构成是复杂的。在没有大规模集会的情况下,抗议者的实际数量并不大,至少在本周末。

记者看到,除了示威者外,还有大量的记者,调解员,宗教人士,观察员,救援队等。他们中的许多人都赞成示威者,有时候这些人比示威者更多。此外,他们在某些方面客观地发挥了示威作用。

第三,大多数示威者都是年轻人。他们经常一致行动,显然是有组织的。星期天在机场又发生了一起非法示威活动。这辆车在路上非常堵塞。我们看到几乎所有在他们旁边的公共汽车上的年轻人在接近示威时都穿着黑色衣服。我们开了枪,他们马上找到了。脸转了。感觉是他们充满警惕,害怕暴露他们的脸。

第四,本周末香港有很多纵火分。其中一些具有挑衅性,不敢造成严重伤害。他们真的想要烧毁公共建筑。纵火的那一部分有点像一个“政治篝火”,带着助推器等,点燃一些凌乱的东西,刷掉暴力分子的暴力存在,激发他们的士气,给特区政府施加压力和公众。

第五,在与我们交谈的媒体人中,包括更激进的媒体人,他们基本上同意“暴力是错误的”。但他们的逻辑是,政府不赞成示威者的“五大要求”是暴力的原因,暴徒对政府的支持高于暴民对法治的反对。这使得对香港暴徒的实际舆论压力仍然没有社会性。

第六,西方舆论仍然对香港社会产生巨大影响。我们遇到的同情反对派和示威者的媒体人士高度重视他们与西方媒体组织和政治家的价值观的联系,并且一般不了解香港社会和美国和英国的利益。差异以及这种差异的影响远远大于价值的接近程度。他们没有或根本不愿意认为美国和英国可能会使用甚至伤害香港,而大陆和香港则是真正的利益共同体。

第七,香港不是一个完整而彻底的混乱。混乱发生在当地时间和地区,尽管它们的溢出效应是显而易见的。特区政府和警方仍有更多的法律资源和手段来制止暴力,但这并不意味着恢复秩序很容易。 9月2日,香港学校全面开放,有人鼓励罢工。这些新事件将对这种情况产生什么样的趋势尚不确定。

第八,香港持续两个多月的动荡已经对经济产生了严重影响,尤其是对旅游业的整体影响,使许多从业人员陷入困境。毫无疑问,暴力示威的负面影响正在增加。最重要的是帮助香港的普通民众认识到他们是由动荡本身造成的,而不是让人们对这些冲击做出错误的解释。由于香港舆论场与西方舆论场相联系,形成对混沌的理解将是一个重大的挑战。

——